新浪1分彩的规则欢迎您的到來!

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觀 > 文章詳情
深度 | 加拿大新政府即將亮相,“光環”褪色的特魯多能否打破“魔咒”?
分享至:
 (3)
 (1)
 收藏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陸依斐 2019-11-19 21:03
摘要:特魯多的第二任期并不輕松。

在上月大選中以微弱優勢獲勝后,加拿大總理賈斯廷·特魯多宣布,他領導的自由黨不會與其他政黨組成聯合政府,而是尋求組建少數黨政府,新政府將于11月20日就職。

但據以往經驗,加拿大少數黨政府往往“短命”,加之特魯多在第一任期內被指執政表現欠佳,個人形象受損,“光環”褪去的他將把加拿大帶向何方引起輿論關注。

分析認為,特魯多的第二任期并不輕松,在他努力實現競選承諾的過程中,特魯多將不得不平衡聯邦和地方層面的利益訴求,彌合黨派分歧以及“碎片化”的政治。

“光環”褪色

根據加拿大法律,聯邦眾議院選舉每4年舉行一次。加拿大第43屆聯邦眾議院選舉10月21日舉行,眾議院338個席位公開爭奪。贏得眾議院多數席位的政黨成為執政黨,該黨領導人出任總理。

大選期間,各黨圍繞經濟、福利、醫療、移民、氣候變化等議題展開激烈交鋒。選情從起初的“五黨逐鹿”(自由黨、保守黨、新民主黨、綠黨、魁北克集團)演變為自由黨與老對手保守黨之間的“兩強爭霸”格局,兩黨支持率一度勢均力敵。

根據加拿大選舉委員會10月22日公布的投票結果,在眾議院338個席位中,自由黨獲得157個席位,保守黨121席,魁北克集團32席,新民主黨24席,綠黨3席,獨立參選人1席。

盡管特魯多在大選中猛打“經濟牌”,刷政績,最終得以成功連任總理,但與四年前逆勢翻盤的風光無限不同,特魯多和自由黨這一次失去了絕對優勢。

在2015年的大選中,加拿大政壇涌現“特魯多熱”。當時,傳奇人物、前總理皮埃爾·特魯多的長子賈斯汀·特魯多率領反對黨自由黨在眾議院選舉中一舉奪魁——囊獲眾議院184個議席,結束保守黨近10年執政地位,后者獲得99席。

當時,年僅43歲的小特魯多在大選初期并不被看好,但他在競選中表現搶眼,支持率逐步上升,最終實現逆襲,創下加拿大父子兩代人擔任總理的歷史。

但有觀點認為,今年大選結果反映了選民對加拿大兩大政黨的失望。四年前,得益于部分選民對保守黨的厭倦,特魯多率領自由黨獲勝。這一次,特魯多可能也是在同樣的情況下獲勝,換言之,選民并不是真正支持特魯多。

法新社稱,執政四年后,特魯多“星光暗淡”。他在大選前曝出多起負面新聞,例如被指道德失范,干涉司法;媒體曝光其“黑臉妝”舊照,被指種族歧視。

曾在史蒂芬·哈珀時期擔任加拿大總理辦新聞發言人的安德魯·麥克杜格爾表示:“一些光環將會褪去,這是不可避免的,我認為我們已經看到了這一點?!薄暗ㄌ佤敹啵╇x他當選時的處境并不遠?!?/p>

彭博社認為,盡管特魯多得以連任總理,但他的第二任期將會更加艱難。美國時政新聞網站“政治”認為,大選已經結束,但特魯多領導的少數黨政府將難以駕馭加拿大復雜的政治局勢。

“跛腳”政府

由于沒有達到組建多數黨政府所需的170席,自由黨面臨聯合其他政黨執政或組建少數黨政府的選擇。10月23日,特魯多在勝選后排除自由黨與其他政黨聯合執政可能,尋求組建少數黨政府。特魯多為何不愿“委曲求全”,而是選擇組建“跛腳”政府?

上海外國語大學加拿大研究中心主任錢皓教授指出,從加拿大少數黨執政的歷史軌跡看,當選的少數黨通常不會采用聯合執政的方式,一是聯合政府的政治成本過高,二是執政效率降低。但少數黨執政一定會采取“逐案處理”(case by case)方式,以妥協方式聯合其他小黨,獲取支持。

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加拿大研究中心研究員劉丹指出,地方層面可能出現聯合執政情況,但在聯邦政府層面,加拿大過去很少出現聯合政府。這主要因為政府要在聯邦層面主推自己的政策,如果執政伙伴存在不同意見,就會直接形成掣肘。

劉丹指出,自由黨作為少數黨執政經驗比較豐富,自由黨目前掌握157席,距離半數僅差13席,在接下來的執政過程中,自由黨可以采取議題“逐案處理”策略。

渥太華大學政治學教授弗朗索瓦·羅謝告訴法新社,聯合執政“不是加拿大政治文化的一部分”。這種情況只在1917年出現一次,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保守黨與自由黨聯手,推動通過征兵法案。

25歲的多倫多選民娜奧米·希金斯認為,一個少數黨政府將迫使人們相互對話,這正是加拿大民眾所需要的?!拔覀冃枰_始做對每個人都最好的事情,而不是讓一方或另一方看起來最好?!?/p>

不過,少數黨政府往往執政“根基”不穩。具體而言,每當這類政府向議會提交法案時,需要尋求不同政黨支持。反對黨也可經由不信任投票推翻政府,提前選舉。此外,如果執政黨竭力遷就,甚至迎合反對黨訴求,反對黨討價還價的能力可能日益增強,從而導致執政黨傳統選民的離心情緒日漸加重,民意基礎愈發薄弱。

據路透社報道,加拿大曾12次出現少數黨政府,執政時長很少超過兩年半?!凹幽么髮⒂瓉硪粋€更加弱勢和不穩定的政府”,“政治”網站對特魯多領導的少數黨政府前景表示悲觀。

錢皓指出,從歷史上看,少數黨政府“短命”似乎成為一種規律,特魯多領導的少數黨政府確實面臨“魔咒”。但從目前來看,大選后保守黨內部已經出現分裂,現任黨魁希爾將在明年4月的保守黨大會上辭職。如果當選的新黨魁政治經驗不足,這也會給特魯多帶來執政上的便利。

劉丹指出,特魯多過去四年的執政表現不算太糟,尤其經濟領域表現可圈可點。少數黨政府不一定會被輕易推翻,保守黨若要發起不信任投票,需要其他政黨和選民支持。若特魯多接下來能在油管工程、中產階級減稅、醫保等重要的國內議題上取得一定成績,不見得會被保守黨輕易推翻。

《多倫多太陽報》發表社論稱,特魯多近來一直在與反對黨領袖以及各省省長會面,討論如何讓該國“碎片化”的政治運作起來?!拔覀兿M佤敹嘣谑ニ亩鄶迭h政府后感到謙卑和和解,學會與他人友好相處?!痹搱笾赋?,長期以來,從氣候變化到移民問題,特魯多政府(總理本人和一些內閣部長)持續對異見者進行不必要的、瑣碎的攻擊,導致分歧惡化。

新的內閣

據加拿大媒體報道,特魯多2015年勝選后,他的內閣里滿是剛剛獲得意外勝利的新面孔,但在上月大選之后,新內閣成員的選擇變得更加復雜,其中涉及更多的利害關系。分析人士和內部人士表示,不少高層官員仍將留在內閣,另一些人可能會有新的職務。

據路透社報道,特魯多10月29日邁出組建新內閣的第一步。自由黨官員說,特魯多或將更多地與新民主黨合作,后者是掌握權力平衡的政黨之一。

另據加拿大電視網有限公司(CTV)報道,特魯多預計將于周三宣布一個規模更大、更加關注地區代表性的內閣,環境和氣候變化部可能會分成兩個部門。特魯多可能任命來自西部省份的代表進入內閣,以將西部省份的想法融入新政府的執政方針當中。

自由黨尚未公開評論內閣人選,在宣誓就職之前,內閣成員可能還會出現變動。政治分析人士史蒂芬妮·普蘭特比較關注誰將出任外交部長,這可能事關加拿大能否擔任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成員國。

面臨挑戰

輿論認為,特魯多新政府面臨的一大挑戰將是解決西部能源大省艾伯塔省和薩斯喀徹溫省的憤怒情緒?!罢巍本W站近日刊文稱,特魯多贏得連任,或將進一步加劇加拿大東西部省份分裂,加拿大西部省份“脫加”情緒正在升溫。

劉丹指出,魁北克省是由于歷史文化原因鬧獨立,為的是爭取聯邦政府的財政傾斜。而在這次大選中爆發獨立情緒的主要是能源大省艾省和薩省,自由黨在這兩省鎩羽而歸。但鬧獨立可能只是表達不滿情緒的做法,不一定會出現“脫加”情況。大選前的艾省民調顯示,近七成民眾認為聯邦政府傷害了艾省利益,但不到三成民眾真正贊成“脫加”。

錢皓指出,“脫加”只是部分省份在制定當地經濟發展計劃中將制定和執行保護“省利益第一”的一種方式,而非“脫加獨立”。2000年加拿大議會通過的《明晰法案》中設置了重重限制條款,使“脫加獨立”成為不可能實現的“夢”。

另從意愿上看,特魯多當然不愿意看到東西部的分裂和聯邦的削弱,但從能力上看,特魯多需要內閣成員的支持來平衡聯邦和草原省的利益和訴求,這對帶領少數黨執政的特魯多是個不小的挑戰。

有觀點認為,除了將西部省份代表納入內閣,通過建立一個由西部省份顧問組成的特別委員會,以幫助修復聯邦政府與艾省和薩省的關系,可能有助于提升政府在西部的形象。

執政走向

據悉,加拿大新一屆政府的施政重點包括推動西部石油管道工程、應對氣候變化、給中產階級減稅和經濟發展等。特魯多在勝選后承諾,將繼續推動連接西部主產油區艾伯塔省與太平洋沿岸城市溫哥華城外的輸油管道工程,方便原油“出?!边\往亞洲市場。

不過,這一工程觸發國內爭議。一方面,工程周邊地區土著居民和環境保護團體指認工程影響生態環境。另一方面,產油區抱怨政府推進工程不力。法新社稱,就推動輸油管道工程,特魯多將受到來自其他政黨的阻力。

錢皓指出,新政府的首要議題當屬經濟發展,但應對氣候變化依舊是自由黨的主要議題。在推進西部石油管道工程上,特魯多仍會遭遇來自西部各省的反對和“討價還價”。如何妥協,怎樣確保西部各省利益的同時保護聯邦利益,這是特魯多必須面對的挑戰。特魯多可能采取更多的“讓步”來換取西部省份的支持。

外交方面,劉丹指出,外交一向不是加拿大大選主題,特魯多也沒有在這次大選中主動提出涉及外交的競選綱領。從他的第一任期來看,與美國的關系一直是加拿大外交的“基石”。目前看來,中國和加拿大的外交關系空間仍然較小,只有在中美關系緩和時,加拿大獨立的外交空間才會比較大。

錢皓指出,新政府將繼續為加拿大擔任2021年的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成員國努力;繼續推進自由黨奉行的全球婦女兒童保護和平等權利的價值觀;在加美貿易中,繼續采取“獨立”但不“對沖”立場,最大限度地保護加拿大的國家利益。

談及未來的中加關系,錢皓認為,中加領導人可能在2020年舉行的APEC會議上會晤,討論雙邊關系的改善和合作等問題。加拿大部分學者和專家建議加拿大應與志同道合的國家創建一種包括中國在內的多邊合作和治理機制,以避開“美加墨協議”中的“毒丸條款”,實現多贏。

(編輯郵箱:ylq@jfdaily.com)

欄目主編:楊立群 文字編輯:楊立群 題圖來源:IC photo 圖片編輯:笪曦
評論(1)
我也說兩句
×
發表
最新評論
快來搶沙發吧~ 加載更多… 已顯示全部內容
上海辟謠平臺
上海市政府服務企業官方平臺
上海對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設推廣服務平臺
舉報中心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關注我們
客戶端下載
新浪1分彩的规则 时时彩全天玩法计划 幸运飞艇2期计划网页 极速飞艇人工计划 重庆欢乐生肖官网